加拿大大选特鲁多赢了,但他的挑战也来了
原标题:加拿大大选特鲁多赢了,但他的应战也来了 ▲ 加拿大2019年议会推举开始成果。CBC截图 当地时刻10月21日,加拿大联邦立法推举完结投票,现任联邦总理特鲁多所领导的联邦自由党,持续成为在加拿大联邦下院具有最多座位的政党,但未能如上届相同取得过半议席。 联邦自由党“渔翁得利” 上届推举中,联邦自由党在悉数338个议席中一举取得185席,远远超越170席的“简略大都线”,然后取得一党独自组阁的权力,令特鲁多平稳渡过5年任期。 但此次推举,该党仅能赢得155-157个议席(单个选区因提名人票数过于挨近需从头点票),距170席“简略大都线”甚远,而上届遭到惨败、仅获98席的联邦保守党,本届却取得121席。 由于议席数居第四位的联邦新民主党(24席)历史上曾多次与联邦自由党在组阁问题上协作,本次也早早表现出“敞开”情绪,而下院中座位最多的政党有优先组阁权,因而许多人以为,联邦自由党和特鲁多实际上已取得连任,能够组成一个“少量政府”持续执政。 也正因如此,特鲁多本人在选后的揭露讲演中,才能够揭露自称“成功者”。 但许多加拿大媒体和大众并不这么看。持续在下院成为“官方反对党”的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供认了联邦保守党的败选,却回绝供认特鲁多和联邦自由党的成功。 这次推举,联邦保守党在上届简直被“剃光头”的大西洋四省小有斩获,并确立了在中部“草原三省”和西部太平洋沿岸地区的优势。正因如此,在意犹未尽的联邦保守党人士及其支撑者看来,特鲁多仅仅取得连任,但远不是成功者。 许多分析家也指出,联邦自由党的成功,更多利用了选区区分的优势,他们在许多较小、但本党支撑者较会集的选区取胜。 不仅如此,“第三党”实力的意外阑珊,也让其渔翁得利。传统上,联邦自由党在人口最多、座位也最多的安大略、魁北克两省优势显着,而联邦保守党在这两省则缺少应战性。 假如传统左翼大党联邦新民主党能在安大略省“正常发挥”;假如以“魁北克更多自治”为纲要、从不在魁北克省以外进行推举活动的魁北克人集团,能在魁北克省斩获较多议席……那联邦保守党在全国取胜的概率会大增。 此次推举,“魁人集团”超水平发挥,一举在魁省斩获32席,但联邦新民主党却落花流水,在全国范围内也仅获25席。这样一来,联邦保守党就很难撼动特鲁多及其政党的执政位置。 “少量政府”掣肘多 但是,“少量政府”通常是软弱的。由于这样的政府能否持续存在,取决于乐意与执政党协作的反对党是否“反悔”。不然,任何一项一般方案表决的失利,都或许当即触发下院闭幕和新的推举。 鉴于特鲁多及其政党已失掉上届推举时足以标榜的“新鲜执政”光环,“再选一次”能否保证持续执政,真实很难说。 不少分析家表明,反对党之所以未能攫取执政权,关键在于“执政党和总理虽乏善可陈,但反对党也不相上下”,然后让在全国选民中并不具有支撑率优势的特鲁多和联邦自由党取得一次“技巧性成功”。 但“少量政府”意味着未来联邦总理也好,联邦政府也罢,都将不得不为保证执政权连续,极力投合支撑其执政的在野党的政纲和要求,避免后者“撤板”触发新推举。 但像前面说的,本届“第三党”空前低迷,这意味着未来“建设性在野党”(加拿大对支撑少量政府执政的反对党的称号)讨价还价才能更大、但其政纲民意基础更弱,联邦总理、政府对其一味姑息必然支付巨大政治价值。而一旦“不给体面”,又随时或许被后者的“关键性少量”赶下台。 对此,从没有少量执政经历的特鲁多,恐怕需要花许多时刻和很大力气去习惯。与上一届的大获全胜比较,他这次取得连任也远谈不上成功。 □陶短房(旅加学者) 修改 李冰冰 校正 吴兴发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